嘉兴学院越秀校区_信托代持股权惹纠纷 爱建信托5年“拉锯战”仍未落幕

【信托代持股权惹纠纷 爱建信托5年“拉锯战”仍未落幕】近日,蓝鲸保险注意到,A股上市公司爱建集团(600643.SH)披露子公司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爱建信托”)涉及诉讼进展。5年前,爱建信托作为三门峡惠能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门峡热电”)信托代持股东,陷入赔偿纠纷。对于这出5年拉锯战,专家观点出现分歧,有专家指出,爱建集团作为名义股东,应当承担出资义务;也有专家认为,诉讼后果应由受益人承担,而非由信托公司的固有财产承担。据悉,目前,爱建信托已申请再审。(蓝鲸财经)

  近日,蓝鲸注意到,A股上市公司(600643.SH)披露子公司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爱建信托”)涉及诉讼进展。5年前,爱建信托作为三门峡惠能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门峡热电”)信托代持,陷入赔偿纠纷。对于这出5年拉锯战,专家观点出现分歧,有专家指出,爱建集团作为名义股东,应当承担出资义务;也有专家认为,诉讼后果应由受益人承担,而非由信托公司的固有财产承担。据悉,目前,爱建信托已申请再审。

  蓝鲸保险注意到,作为爱建集团的主业之一,爱建信托作用举足轻重,占爱建集团比逾9成,且在2018年以来,实现连续增资,业务调整过程中,在供应链金融等领域推进布局。业内专家分析指出,爱建信托对于爱建集团影响明显,主要因为信托牌照具有综合性,可实现跨市场运作,对各类金融业务资源进行整合,促进创新与协同。

  5年纠纷“战线”仍将延长,爱建信托代持股权引麻烦

  据蓝鲸保险了解,爱建信托所涉的诉讼案件,是场“持久战”,起源在于爱建信托对三门峡股权的受托代持。2006年,爱建信托与三门峡热电签订《股权信托》,代委托人持有惠能公司股权,爱建信托根据合同受让三门峡热电55%股权,随后,三门峡股东采取资产评估增值转资本公积转增资本的方式出资,爱建信托增加出资9560.65万,其中以资本公积转为资本8690万,以资金缴纳新增资本870.65万。

  2014年,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大炭素”)在对三门峡热电履行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连带保证责任后,因三门峡热电无财产可供执行,方大炭素认为爱建信托等股东需承担股东出资不到位所导致的损失赔偿责任,因此将之一并告上法庭。尽管随后方大炭素以证据尚不完善为由对爱建信托撤诉,但当案件移交北京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方大炭素又再度将爱建信托列入起诉名单。

  2017年7月,该案件完成一审,北京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被告爱建信托以及恒昌国际投资公司,就三门峡惠能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对方大炭素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约2亿元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在各自未出资本及利息范围内,向方大炭素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爱建信托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2017年7月9日,北京高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同时,爱建信托将承担二审47.63万元的受理费。

  爱建信托表示,作为三门峡热电的信托代持股东所引发的法律纠纷,涉及出资问题,已按法定程序完成,不应承担其他责任。

  “爱建信托作为名义股东,需要履行相关业务,诸如出资义务,而这恰好也是股权代持业务的风险点”,信托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

  上海律师协会信托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冯加庆则持更加审慎的态度,他向蓝鲸保险介绍道,“法律意义上的委托代持与实际中常说的信托代持股权概念有所区别,后者包含两类,一类是委托人将信托财产交给信托公司,此时这部分信托财产属于信托公司名下的信托计划或产品;另一类关系,是在信托计划或产品期满后,当信托财产要进行还原或变现需要一定时间或条件时,实施信托后义务,即在信托终止后没有分配,而是由信托公司代为保管,延续代持关系。”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