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学校_“女性车厢”有需要存在吗?荔枝时评

据媒体报道,近年来,深圳地铁在国内率先设立女士优先车厢。但是,由于缺乏约束,车厢内还是挤满了男乘客。

9月2日,深圳市人大常委办公厅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中,首次将爱心座椅和优先车厢的规范纳入到文明行为规范中。《草案修改稿》规定,地铁可以设立优先车厢,在高峰时段优先车厢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女性等有需要的人士乘坐,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

应该还有人记得,2017年“女性车厢”设立之初,网络上的争议就很大。有人认为是浪费资源,有人认为是对男性的反向歧视,也有女性不希望自己被当做弱者特别优待。反对者还指出,女性车厢的设计源自日本,本意是防范性骚扰,而在国内开女性车厢先河的广州和深圳,社会风气良好,不需要效仿日本。

但不管怎样,女性车厢的提议还是落地了。我们不妨把它当做一种社会实验,如果实验结果很好,既可以消除反对声音,也可以向其他地方推广。当时广州地铁和深圳地铁都表示,女性车厢只是一种倡导,并非强制举措,男性进入车厢不会受处罚。

实验到现在已经有两年了,而结果并不如人意。需要指出的是,男乘客进入女性车厢不等于没素质,也可能是源于女性车厢制度本身的不合理。有朋友去日本旅游发现,日本地铁的女性车厢里“也满是老爷们儿”。

设立女性车厢的初衷肯定是善意的,但一项公共举措并不能仅仅因为出于好心就必须强力推行。倡导的效果不好,便通过地方立法“撑腰”,有了条文就代表合理吗?有了条文效果就一定好吗?

设想一下,《草案修改稿》中短短一句“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在现实中执行起来会遇到怎样的难题:地铁高峰期,所有车厢都拥挤不堪,对于涌入女性车厢的大量男性乘客应该劝离吗?劝不动怎么办?强制驱离需要多少安保人员?会不会造成地铁延误甚至安全隐患?

关爱弱者是文明社会的标志,但我们不能把占人口一半的全体女性统统列为弱势群体,这会导致关爱弱者的行动过于泛化而失去意义。另外,价值观的践行不一定非要通过机械的外部规则来实现,文明的水流润物无声,才更深入人心。

保护女性免遭性骚扰,设立女性车厢可谓立竿见影,但此举一方面低估了制度执行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暗示着对所有男性的不信任。凭什么把大多数男性乘客默认为会伸出咸猪手的潜在色狼,而不把他们当做愿意为受害女性伸出援手的正义之士呢?我认为后一种情况才更符合实际。

“女性车厢”既然经不起现实的检验,与其强撑,不如放弃。关爱女性,还可以有更合适的办法。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