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瑞幸  创意文化园  2325  护理站  老年公寓  意外伤害险

usdt自动充提教程网(www.6allbet.com):亚马逊对“打工人”着手:要么自愿接受10小时大夜班,要么走人

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贾浩楠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民众号 QbitAI

电商物流巨子、天下首富、把员工当兄弟的贝佐斯,又一次重新界说了“兄弟”。

现在,要当他的兄弟,不光要奋斗,还得能熬大夜。

而且,在亚马逊推出的新事情制度中,即将退居二线的贝佐斯,又实力上演一把“优异资本家处置劳动纠纷”的尺度流程。

“火葬场”式轮班

上个月月尾,亚马逊在芝加哥的DCH1堆栈的员工,突然接到了管理层的通知:

要么自愿报名加入十个半小时的大夜班,要么另谋高就。

新的轮班制度是为了配套芝加哥的新堆栈,这种新货站是亚马逊为解决“最后一英里”配送问题确立的。

在新的事情流程下,直接取消了日间的班次,所有分拣准备岗位都是“大夜班”,从破晓1:20,一直事情到中午11:50。

这种事情方式,就是亚马逊管理层说的“大循环”(Megacycle)。

而亚马逊员工称这种事情方式为“graveyard shift”,墓地式轮班。

翻译成通俗的话,就是“熬夜十小时,下班火葬场”

大循环下,堆栈工人前七个小时要举行包裹的分拣,后三个小时要做包裹的包装和装车。

被波及的DCH1堆栈员工说,这样的事情时间,让他们无法照顾家人。甚至连自己的作息都调整不过来。

不干走人行不行?

当下,在美国疫情肆虐、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找事情是异常难题的一件事。

在外媒的采访中,不少工人都说亚马逊这次真把他们逼上了死路。

而在之前,DCH1堆栈的员工可以选择几种差别的轮班模式,包罗在破晓4:45竣事的八小时通宵班、4小时晨班或5小时晨班。

现在,相对对照人性化的轮班制度没有了,随之一同终结的,另有DCH1堆栈自己。

没错,亚马逊马上就要关闭DCH1堆栈,而且给相关员工两周时间思量,要么接受新班制,要么就走人。

揭竿而起的亚马逊“打工人”

关闭DCH1,亚马逊可能不仅仅为了给新型堆栈铺路。

由于,DCH1,对于亚马逊高层来说,是一个“刺头”。

DCH1堆栈的员工,一直坚持和公司斗争,公司的抗议者、歇工请愿者 ,往往都在这家堆栈“起事”。

去年3月,正是在DCH1员工的抗媾和争夺下,亚马逊最后不得不让步,给予所有全职和兼职工人一样的带薪假期。

DCH1的员工还专门组成了公会,名叫DCH1 Amazonians United,DCH1亚马逊人团结会。

他们的标志,充满着“斗争”的意味:

,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有斗争需要时,DCH1公会会组织印发传单,向各个网点的亚马逊工人派送,论述诉求,向公司施压。

公会另有自己的社交账号,专门用来发动、组织、宣传。

好比针对这次的“大循环”班制,DCH1公会还团结了其它堆栈和组织的公会,一同联名请愿:

工人要求,为无法上大夜班的人提供选择其它班次机遇,而上大夜班的,每人每小时薪资上涨2美元。

同时公司还要保证夜班Lyft网约车接送,以及事情时代20分钟的带薪休息时间。

这样的抗媾和诉求,能盖住亚马逊管理层的决议吗?

对“兄弟”,亚马逊没手软过

实在,十个半小时的大夜班,亚马逊早就在很多个堆栈最先推行了,只不过轮到了一直头铁的DCH1堆栈,才闹上了媒体。

以是,在这个堆栈的方案中,亚马逊选择了直接打消关闭。

不打讼事,不遣散公会,甚至连劈面谈判都免了,亚马逊借着营业更新的机遇,随手拔掉一个一直让自己头疼的钉子。

这届资本家,不得不说手段高明。

类似这样的操作,亚马逊可谓是十分熟练了。

去年四月,新冠疫情在美国发作不久,亚马逊在纽约的一个堆栈中,一名工人熏染新冠。

而主管在知情的情况下,为了不影响营业,选择向所有员工保密,当做无事发生。

新闻走漏后,工人掀起了猛烈的抗议示威。

“歇工诚难题,死别尤愈甚”

抗议最先两小时后,组织者接到了电话,得知自己被开除了,理由居然是:

和确诊同事接触后没有自我隔离14天。

简朴、直接、迅速。

而且,凭据事后媒体披露的亚马逊高层集会记录,亚马逊高层明确示意要把媒体的火力引向“不够伶俐,不善言辞”的抗议领导者,将他塑造成不受迎接的异见分子,甚至连事后应对媒体的细节都准备好。

这份“被泄露”的集会备忘录里,还形貌了亚马逊为了珍爱员工免受病毒熏染而购买了数百万口罩的故事,而且他们还最先自己生产和销售口罩。

原本一桩丑闻的“内幕泄露”,看起来竟然变成了“亚马逊正在努力搞口罩”的公关流传。

到底这份内幕备忘录是“被泄露”照样“有意为之”,变得更难区分。

而看待通俗的打工人“兄弟”,亚马逊也从来没心软过。

2019年,媒体曝出亚马逊自己确立了第一套监视堆栈工人事情状态的的AI。

你的事情量、休息时间、效率都被AI看在眼里,甚至绩效评定、辞退决议等等都是AI掌握。

有的工人自述,甚至被逼得用瓶子上厕所。

这与这次的“大夜班”事宜,如出一辙……被波及到的亚马逊堆栈员工,埋怨说:

贝佐斯自己马上要退居二线,但他仍然支配着每一名工人的生涯,以前,还只是事情时间,现在连休息日也不放过。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